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音乐 >

敦煌棋经

  《敦煌棋经》抄起源基础为繁体,有很多俗体和通假字,为便于浏览,今一致排为简体。但尽可能保管原字形,并恰当出注。

  ○(缺题)

  (前缺)平之计。有节便打,使有劣形,纵使无功,于理不损。前锋得□,宜可侵凌。势若已输,自牢边疆。贪则多败,怯则少原误为“多”。功。 喻两将相谋,有便而取。前人云:“不以实心为善,还须巧诈为能。”或意在西北,或诈行西北。似晋君之伐虢,更有所规;若诸葛之行兵原误为“丘”。,多能好诈。先行不容易,悔恨实难。棋有万徒,是(事)须详审。勿使败军反怒,入国重兴。如此之徒,非乎一也。或诱征而浪出,或因征而反亡,或倚逝世而谋生,或带危而求劫,交军两竞,停战审不美观。弱者枚之,羸者先击。强者自备,尚修家业。弱者须侵,侵而有益。已活之辈,不假重营。若逝世之徒,无劳措手。两生勿断,俱逝世莫连,连而有益,断即输先。棋有弃一之义,而有寻两之行。出境侵疆,常存先手。凡为之劫,胜者先营形式,输筹弱者,不须为此。如其谋大年夜,方可救之自外;小行之间,理须停手。虽复文词寡拙,物理可依。据斯行者,保全无掉。

  ○诱征第二

  凡棋有征棋,未须急煞(杀),使令引出,必获利多。既被入征,前锋必引应子。引征之所,凡是有六处,二处当空,四周当实。乌子征白子者,摆布二相,各有一角,白子既被入征在中,使为二角。乌子摆布二相角外,各有一空角,白子当此角引者,皆得其力。自原误作“白”。外引者,全不响应。当此六处引者,作别各有其法。白子当左相空角者,乌子必须在右相当空角去所,引白子畜角仇人,高低两道任著之,白子还入征逝世。白子当乌子左相角引者,乌子又须在左相对白原误作“自”。处角去所,引白子一角对上头道著之,仇人而逝世。白子若引自当左相角,乌子在右相自当其对白子一角着之,还入征逝世。摆布各二相,任引皆准此法。白子引二子,各自当二白角者。乌子在外,皆上押二子,入回征之而逝世。此乃引征之法,必须详审,思而行之。依法为者,获利很多。

  ○势用篇第三

  凡论图者,乃有数篇,欲说势名,寻之难尽。犹生犹逝世之势,余力之能;或劫或持之〔棋〕,自在之行。胜者便须为劫,而有劫子之心;弱者先持,而有输局之意。直四曲四,就是活棋。花六聚五,恒为逝世兆。内怀花六,外煞十一行之棋;果之聚五,取七行之子。非生非逝世非劫持,此名两劫之棋,行不离手。角傍曲四,局竟乃亡。两云相连,虽云不逝世。直征反拨,尽可录之。花盘字征,略言取要。坛公覆斫,必须安插使然。褚胤悬炮,唯须平稳。直生直逝世,密行实深。将军生煞之徒,斯当易解。戏中之雅玩,高低之弥住。妙理无量,此之谓也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